第103章(1 / 2)

仿佛是瞬息之,剑仙边气压变低,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他此刻心情不快。

宁蓿愣了下,问吃瓜系统,“他怎么了?”

吃瓜系统敷衍道,【谁知道呢?年纪大了的老狗,心情阴晴不定是正常的,还不如修勾那般情绪稳定呢。】

就在吃瓜系统话落的那一瞬,剑修边的气压更低了。

宁蓿第一次受到了“伴君如伴虎”的受。虽然剑仙不是君王,但他是修真界的顶级战斗,是目前修真界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是抬手就能让沧海变桑田的大能。

和纯情修勾相比,他身上有不少大能的特质,最明显的就是他随心所欲的姿态,万不放在眼里的孤高。

和纯情修勾待在一块的时候不觉得,离开他几之后,宁蓿外地察觉到了几分不习惯。

宁蓿叹息,“好久没吃到斯言亲手做的甜了。”

吃瓜系统嘿嘿笑,【还怪想念的,是吧,宿主?】

宁蓿大方承认了。分别之后,她才识到斯言默默陪伴了她久。之前的每一次历练,但凡她停下来休息,斯言都会默默递上热水和心。

但分别后,她再也没有新鲜口的心吃了。

闻言,吃瓜系统笑得更荡漾了。

【嘿嘿嘿嘿,这个世界不能没有纯情修勾!】

一人一瓜聊着的功夫,剑仙一声不吭,直接御剑离开了,和他一同离开的,还有只看上去憨爱的老黄牛。

眼见着剑仙什都不说就直接离开,宁蓿看向一旁的两位明宫阁弟子,问,“剑仙他怎了?”

两位弟子苦笑了一下。

还能怎了,剑仙被您气走了呗?

剑仙现在还好好的呢,但你们想的念的全是剑仙的转世,称呼剑仙的转世是纯情修勾,轮到剑仙的时候,就成了老狗。

换成谁,都不能有好脸色的。

惜这话他们没法说。

他们甚至不能说他们以听到她和个不知名存在的心音。

这个世似乎存在着什限制,阻止他们说出这个真相。

-

宁蓿在无尽之海巩固修为后,在明宫阁弟子的热情邀请下,和他们一道去了明宫阁。

作为当世最大的门派之一,明宫阁然是气派恢弘的,云雾环绕着明宫阁,为它带上了几分缥缈之气。惜,这样的场景,数千年后再也不得见了。

吃瓜系统用一种沧桑的电子音慨道,【物极必反,盛极必衰,没有什是永恒的。】

【当然,修勾对你的喜欢除外!】

【修勾永远热烈!永远赤诚!】

宁蓿,“……”

吃瓜系统真的时时刻刻都不忘磕糖。

宁蓿被带到了剑仙所在的山头,明宫阁弟子将她带到此地后就离开了,没一会儿,消失了数的剑仙突然出现。

“哞哞很喜欢你,你就在这照顾它吧。”

哞哞?

宁蓿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剑仙嘴里的哞哞,指的是头老黄牛。

老黄牛居然很喜欢她?

不过她就是为了剑仙的剑骨而来,既然有机会能留下,她然不会拒绝。

留在明宫阁的日子没什特别的。

大宗门的弟子都很卷,每日一大早就开始了新一的修炼。而宁蓿的早晨,给哞哞喂食开始。

过这几的相处,宁蓿已和哞哞彻底混熟了。

这,宁蓿刚给哞哞拌好早饭,吃瓜系统就开始兴奋上了。

【宿主,有人来了!】

【你猜是谁来了!】

宁蓿思绪稍稍一转就猜到了来人能的身份。

若是普通人的话,吃瓜系统压根不会这兴奋。

宁蓿猜测,“来的是勾臣?冽泉?还是其余另外两个?”

“或许是他们中的某几个一起来了?”

吃瓜系统嗤笑一声,【四个垃圾全来了。】

正在低头吃草的哞哞,圆润而睿智的眼里闪过一道光。

在四个人踏入剑仙所在的山头时,剑仙之前布下的阵法已动运行起来。

这个阵法,没有太大的作用,只是以确保宁蓿和吃瓜系统的心音,只有他这个主人,以及他的命灵兽以听到。

【说起来,三千年前的勾臣和冽泉,长得还真是年轻。】

【三千年后,他俩全是装嫩的老头子了哈哈哈哈。】

【就算外貌看上去再怎年轻,也遮不住他们的老年。】

宁蓿:……

论嘴毒,就没人比得上吃瓜系统。

宁蓿问,“另外两人是谁?”

到了这时候,吃瓜系统也不藏着掖着了,反正他们现在在三千年前,未来的大乘修士,现在还只是化神期修为,连明宫阁的一些普通弟子都比不上。

吃瓜系统,【一个絮花,还有一个止青。】

【四人中,只有絮花是女修。】

【但她是个狠角色。三千年后,她是四人中修为最高的。冽泉,止青,勾臣隐隐以她为首。】

【她也是未来一场背刺案的主谋。】

宁蓿问,“她和剑仙,是什关系?”

吃瓜系统,【出了五服的远亲关系。】

“她为什背刺剑仙?为了资源,修为,地位,以及权

最新小说: 大明海贼 父皇!儿臣摸鱼成性求放过! 开局被杀觉醒,男主他又凶又黏人 我在欧洲搞军工 顶流的病美人姐姐 重铸三国:逆风局才有意思 那个男人 三国:投奔刘备,反手截胡糜夫人 谍战:我真的是王牌特工 十国江山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