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第6章(1 / 2)

众同门用一种隐晦的,同情的目光看向这位绿帽侠。

惨,真tm惨。此时此刻,绿帽侠整个人都好像在散发着绿光。

吃瓜系统毒舌之后,很快又话锋一转,【不过……】

宁蓿配合道,“不过什么?”

【俗话说的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若是绿帽侠能一鸣惊人,一飞冲天的话,想必对那对渣渣将会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分开之后,对渣渣前任最大的报复是什么?

不是整日以泪洗面,郁郁寡欢。

也不是终日难忘旧情,困囿于原地。

而是运势冲天,越过越好。

宁蓿有点明白吃瓜系统的意思了,“所以,你的意思是……”

吃瓜系统接着往下说,【我的意思是,虽然你俩成不了一对,也完全没有cp感,但看在他也挺可怜的份上,你可以帮帮他。】

宁蓿倒是想帮,问题是,“我怎么帮?”她一个三灵根,身上除了十块上品灵石之外就一无所有了,该怎么才能帮到绿帽侠呢?

【这个么,早晚都有机会的。但是你必须隐晦地帮忙,免得被他纠缠上。】

绿帽侠:……不至于不至于。他哪敢啊?

宁蓿:……倒是也不用这么想绿帽侠吧?

一人一瓜说着话的功夫,掌教真人准时到达了广场,这也意味着枯燥艰涩的早课就要开始了。

宁蓿打起精神,开始努力听讲。

为了吃瓜,她不得不拼命上进。

待她晋级,想必她吃到的瓜会更多更劲爆,到了筑基,她更是能实时看到瓜所在的大场面!

但是很遗憾,听不懂,完全听不懂。

吃瓜系统吐槽道,【你听得懂才怪了,他讲的东西其实不难的。他明明可以用一种很简单的方式讲述,偏偏他给弄复杂了。都说去繁就简,他这是去简就繁。】

宁蓿下意识放低了声音,“啊?为什么会这样?”

吃瓜系统实话实说,【倒也不是他故作高深,而是他水平不够,放在后世,他这样的讲课老师,是要被家长投诉的。】

学生都听不懂,就算他履历再怎么牛逼,拿再多的奖赏和荣誉,那也没用啊。讲课讲课,得让学生容易接受才行。

距离合体仅仅一步之遥的掌教真人:……

他轻咳两声,停下授课的节奏,问底下的弟子们,“诸弟子可有不懂之处?”

每一届新入门的内外门弟子都是他在带。从未有弟子提出有听不懂课的情况。

他不认为他的讲课方式有问题。

上千名弟子闻言后,大多数都沉默不语,唯有少数几个面目自信,一副“您只管问”的架势。

大部分弟子茫然懵懂的表情,已经昭示了一切。

【看吧看吧,听不懂的也不止你一个。怪不得问心宗一年不如一年,在十大宗门里,都只能排第七了。遥想当年,问心宗也曾问鼎过修真界龙头老大的位置的。】

可惜这么多年过去,问心宗没落了不少,早已不复当年的辉煌。

听到这句话的宗门弟子都是一脸恍恍惚惚。

从有记录起,问心宗在十大宗门里的排名一直不高。谁能想到,问心宗以前居然也做过老大?

那时候,如今的天下第一宗又在哪里呢?

可惜,千年前的记录早已丢失,这一刻,除了他们之外,无人再知晓问心宗曾经的辉煌。但是,曾经的辉煌已经过去,或许,有人能创造新的辉煌呢?

说完,吃瓜系统嘀嘀咕咕道,【其实他讲的东西,前面一大段都是废话,屁用没有,都是用来凑字数显高深的,精简一下就是“凝神静气,抱元守心”,就这简简单单八个字。】

宁蓿点点头,“你这么一说我就能理解了。”

【是吧?这样就简单多了。】

“对。”

吃瓜系统正经不过几秒钟,说了没一会儿工夫,它就突然大喊一声,“我去!有大瓜!”

宁蓿忙不迭打起精神来,“啊?什么大瓜什么大瓜?”

吃瓜系统一说有大瓜,其他同门也全都支棱起来了。他们全都竖起耳朵准备倾听,就连掌教真人授课的速度都特意放慢了,将全部心神都放在宁蓿那边,可惜,吃瓜系统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没下文了。

早已熟知吃瓜系统尿性的宁蓿一下子就知道这是灵气又不够了。

可惜她现在还在广场上,既不方便就地打坐,也不方便拿出上品灵石来吸收,只能等着回去后慢慢吃瓜了。

宁蓿倒是不怎么遗憾,反正这口瓜,她早晚都吃得上。就是苦了那群不住在她附近的同门们。

要是她回去之后才吃瓜,那他们岂不是听不着了?

当然,他们也可以偷偷摸摸去宁蓿所在的忘川峰。可是,他们是其他峰的外门弟子,若是一窝蜂地涌入忘川峰,到底还是不妥。

宁蓿一点都不知道同门们复杂难言的心思。

就连掌教真人都没什么上课的心思了,他一脸若有所思。

吃瓜系统刚才的那一番话,倒是给了他不少灵感和启发。他已经这般授课授了两百多年了,或许,他可以换一个方式了。

最新小说: 大明海贼 父皇!儿臣摸鱼成性求放过! 开局被杀觉醒,男主他又凶又黏人 我在欧洲搞军工 顶流的病美人姐姐 重铸三国:逆风局才有意思 那个男人 三国:投奔刘备,反手截胡糜夫人 谍战:我真的是王牌特工 十国江山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