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23章(1 / 3)

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且看事情发展,安家也好,凤家也罢,都是对我们有利的人,我们不能随便得罪一方,我们能做到的是静观其变,不要随便插手。”

李汐等到魏子良退出,才对李铮说道。

李铮见到李汐的神色,心知如果李汐不愿意说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勉强她说出来,他按住李汐的手,温言说道:“就按照你说的去办,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汐儿觉得有任何为难的地方,就告诉朕。”

李汐反手按照李铮的手,对李铮露出微笑,她从上次的事情中领悟到,不能把李铮逼得太紧的,他恢复神智的时间还不长,不能指望他立即变成明君。

看着李铮的背影,李汐的眼前浮现的是三个背影,三个和自己同父异母的皇兄的背影,同样是皇兄,这个皇兄把自己当做宝贝一般疼爱,另外三个把自己当做洪水猛兽,恨不得处之而后快,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为何有些人就是要看到自己一蹶不振,甚至死去才会安心?

李汐一夜未眠,此刻神思放松,很快就沉沉睡去。

廉亲王府,处处都是白色,就连椅子都被系上了白色的绢带,李权一身缟素站在大厅中央,双手背负在身后,脸上是一脸的肃穆,他的面前站着三个同样是一身缟素的人。

炎夏国的大皇子李添,二皇子李飞,四皇子李岩,正在给李权鞠躬作揖,感谢李权把他们从古宁塔带回来,古宁塔是远在炎夏国的边境,专门囚禁有罪的皇族的地方,三个皇子自从李汐掌权之后,就一直被囚于宁古塔,对外宣称三个皇子的身子抱恙需要休养。

按照礼数,本来应该是李权给皇子行礼,不过此次是李权用自己的儿子的性命换回他们,他们理当对李权行礼。

“行了,都起来吧,这里是我的王府,不是皇宫,不用过于讲究。”李权等到三个人都行李完毕,命人为三个皇子看座。

“六皇叔,客套话就不说了,我们能够回来,不管以后如何,一定不会忘记皇叔的恩德。”李添越过其他两个皇子,走到李权的面前抱拳说道。

“我不需要你们的恩德,我在李汐面前说的需要你们为我养老送终也是应付李汐的场面话而已,你们此次回来的目的,不用老夫明言,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李汐做了那么久的护国公主,名声在外,你们回来适应一下眼下的环境。”

李权看到李添的眼神还是精光四射,心下极为欣慰,自己这次的决定极为正确,李添回来了,李汐的摄政的时间不会再长了。

李添带着李飞和李岩来到李权为他们准备的房间,李岩看了看,一脸的不满。

“什么东西,都不是新的,我是堂堂的四皇子,怎么可以用别人用过的东西!”李岩说完,就随手把桌子上的水果退落在地,单薄的眉毛下面那对三角眼满是不屑,他的生母是先皇身边得宠的妃子,他自小就被母妃宠坏,目中无人,他继承了母亲的美貌,长相极为阴柔,那对三角眼却不像先皇也不像他的母妃。

性格便更是不像他的母妃,乖张暴戾,心狠手辣,自己想要的,从来都是不折手段。

“四皇弟,这里已经比宁古塔好很多了,你还想回到宁古塔?”李添不满地瞪了一眼李岩,兴许是前后生活的对比太大,李岩自从进了宁古塔,性子大变,却是一点都没有学好,发而是变本加厉,对很多事情却是处处不满,在宁古塔,他也曾经出手打伤下人被李添警告,他的举止狠辣,和他的长相完全不同。

“大皇兄,我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这里当然比宁古塔好多了。”李岩见到李添发怒,赶紧换过一副神情,虽然心里看不起这个生母只是嫔的大皇兄,但是他知道李权看重的是李添这个长子的身份,如果此次不是李添要求,他和李飞都未能走出宁古塔。

“以后行事低调,眼下我们的皇妹和皇上,都在监视着我们,那些太医,保不住谁是他们的眼线,至于李权,我们也不能完全信任,暂时在王府里休息再做打算。”

李添看了一眼李飞,和李岩不同,李飞对李添完全是言听计从,他听到李添的话立即答应了,李岩却是过了一阵子才从嘴里哼了一声。

见到李添没有其他的说话,李岩立即吩咐下人为自己准备热水沐浴,宁古塔地处边疆,一年四季都是白雪纷飞,沐浴的水还没有倒下已经结冰。

李添和李飞并没有沐浴的打算,他们信步走了出去。

“皇兄,你看看四皇弟的模样,还是和以前一样,要是此次有任何差池,我们就会万劫不复。”李飞担心地回头看看李岩的房间,里面传出李岩满足的叫声。

“此次回来的目的,六皇叔也不过是想借我来逼迫汐儿完全退位,如今我们刚刚回来,情势未明,一切还要靠我们自己,你给我看紧李岩,要是有任何动静,立即告诉我。”李添也回头看了一眼李岩,他没有忘记当初的事情,一切都是因为李岩而起。

来仪居,傍晚时分天色已经黑透,点起的灯笼足以照亮每一寸的地板,也足以照见李汐脸上的凝重神色,新衣在一边汇报女卫得到的情报。

李氏三兄弟回来之后没有任何异动,都是安分守己地呆在王府之中,每天都会向李权请安,如果外出

最新小说: 开局被杀觉醒,男主他又凶又黏人 我在欧洲搞军工 重铸三国:逆风局才有意思 十国江山风月 三国:投奔刘备,反手截胡糜夫人 谍战:我真的是王牌特工 那个男人 顶流的病美人姐姐 父皇!儿臣摸鱼成性求放过! 大明海贼